今日是: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职工园地 >> 正文
职工园地
ICU医生的一天
来源:重症医学科:宗媛 发布时间:2013-12-04 11:30:12 点击次数:

作为一名ICU人,可以说每天都在和死神赛跑,每天都过着紧张、忙碌的生活,顾不上吃饭、喝水是常有的事,甚至上厕所时都是一路小跑,我们有同事开玩笑说:真想带上尿不湿上班。接到院报的约稿通知,于是就拿昨天我值班为例,和大家分享一下我每天的工作情况。

早上七点四十分,到达科室,紧张的一天开始了。打卡,更衣,先去病房,和清醒患者打个招呼,问问昨晚感觉如何,大致了解昨晚患者的情况,查看昨夜的护理记录单,了解患者夜间的病情变化,包括:生命体征、引流量、尿量、入量、大便情况、呼吸机及血滤机参数等。

七点五十分,大家已衣帽整齐在医生办公室就坐,开始交班。夜班护士组长和一、二线值班医生分别就新入院病人的病史、既往史及诊治经过、查体情况、辅助检查结果、处理措施等进行详细汇报及分析,并报告原有病人的病情变化及昨日检查结果等,由于科里每个患者都是病危状态,所以每个患者的情况都要交待清楚,值班医生对每位患者的病情都要了如指掌,我赶忙拿出笔一一记录,必须把这些情况熟记在心。然后尹主任对交班进行总结,并传达医院文件及院领导指令。同时针对科室每天存在的问题提出意见和建议。

大约八点三十分交班结束,这天是科主任大查房时间。于是,在科主任的带领下对今天的20余名患者一一查房。查房过程中对每位病人进行详细查体,和可以交流的病人进行问诊交流,对病人病情进行详细分析,对下级医生进行提问,讲解相关基础及临床知识,进而为患者确定治疗方案。在查房过程中,有护士不断来找我,“宗大夫,某某床患者家属找,某某床血糖高,某某床烦躁,需不需用镇静剂……”大约10点钟,主任查房结束,一线医生处理医嘱,我则到家属等候区一一同家属谈病情,家属都很焦急,都想从我嘴里听到病人病情好转的消息,但是这时我们不能急躁,一家一家耐心解释,每次都是几家欢乐几家愁,今天还算不错,因为最近病人治疗成效都不错,家属也比较满意,所以沟通起来也比较容易,所以很快我就回到病房。抬头一看表,哟,都快11点了,时间过得好快呀。刚走进病房,就听见有护士喊我“宗大夫,8床说他肚子痛,你来看看。”“好”,我快步走过去,边走心里边想怎么好好的又肚子痛了。这是一名急性重症胰腺炎的患者,已经入科18天了,来时有休克、肾衰、胃肠道衰竭,现在病情已基本平稳,开始进食了,刚才查房病人精神还很好,还和我们开起玩笑,我们正准备帮他联系普通病房继续治疗呢。我边想边快速地走到床旁,看到病人表情痛苦,心率150次/分,呼吸40次/分,血压150/90mmHg,“怎么啦,”我问,病人说“肚子痛”,我问“突然地?”他痛苦的点点头。我赶忙掀开被子,查看一下腹部,坏了!我心里一沉。胰腺区怎么这么紧张?压痛明显,不会是出血了吧?赶紧翻看了一下病人的眼睑,还好,不苍白。给管床护士说:采血气,叫急诊床旁B超。很快,血气结果告诉我,患者代酸,血红蛋白有轻度下降。我心里忐忑不安,这个患者要是真的胰腺出血就麻烦大了。我边安慰患者,边等待B超医生的到来。B超探查后,果不出所料,患者胰周积液明显增加,腹腔也出现了积液。“拿针来,诊断性穿刺。”护士赶忙递过我所需要的物品,一针穿下去,抽出鲜红的血液。诊断基本明确,患者并发了可怕的胰腺出血。立即腹腔置管引流,配血!一线医生忙进行操作,我则又去和家属谈病情,再次告病危。那个可怜的妻子听我说完一下就傻了,反复说:“怎么会怎么会,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?”是啊,我们的重病人病情经常会瞬息万变,现在只能尽快想办法救命。接着带病人去做CT证实我们的诊断,CT室的小伙子一见ICU又推床来了,“哎呀,又是你们的急诊?今天已经是第4个了吧”。在小伙子们的帮助下,检查很快做好了。从CT看,情况很糟糕,胰腺明显增大,并有大量的血凝块。回到病房,一测血压70/50mmHg,心率:170次/分,呼吸45次/分,赶快扩容,血还没来,加压输代血浆。深静脉穿刺,请肝胆科、介入科急会诊。最后和家属商量的结果是介入止血。立即和介入科联系,介入科说10分钟以后送病人下去,再次看表1点了。还好,有10分钟的空余,让我赶快吃口饭,幸亏今天从家带饭了,否则这顿又省了。连热饭带吃饭用了10分钟时间,然后我带着气囊、面罩、气管插管箱以防不测,和病人一起来到介入科。介入科董主任、孙主任迅速找到出血部位,原来是胰腺的一个小动脉在出血,栓堵后,返回病房,患者还算平稳。已经将近下午3点,家属探视在进行中。和患者及家属刚说几句话,护士又喊,谁值班,呼吸科急会诊。于是匆匆忙忙,又赶往8楼,这是个呼吸衰竭的患者,血氧只有70%,查看完病人,和患者家属沟通后,家属决定转我科治疗。患者转下来后,迅速协助主管医生一起给病人气管插管,上了呼吸机后,患者血氧90%,心里这才踏实下来。科里的年轻医生又叫我,指导他们做了2例锁骨下静脉穿刺,这一通忙活下来,再一看表,哟,6点了。不值班的医生分别向我交待他们的病人班后需要注意的事情,我一一记下。我带的进修医生已经替我买好了饭,终于可以歇口气儿了,和他们坐下来吃口饭,聊会儿天,轻松轻松了。刚吃了两口,电话铃声再次响起,西院2病区急会诊,放下饭马上赶去西院2病区,是一名82岁的法国老人,突发胸闷、气短、缺氧、休克,怀疑是肺栓塞,因为病情重,又是老外,所以总值班让把这个病人转入我科。但患者目前没有肺栓塞的直接证据,和西院2病区的李主任商量后决定冒险去做CTPA以明确诊断,否则治疗又从何谈起呢。做CT的过程中患者氧饱和度一直仅有75%左右,我这心里就想猫抓一样,一直祈祷:“老爷子,你可千万挺住,不能有任何闪失呀!”高速CT的扫描速度,我仍觉得好漫长呀!好不容易做完CTPA,证实是肺栓塞,而且面积不小,心里正在揣摩下一步要不要溶栓的事,这时手机又响了起来,“喂,宗老师,8床呼吸不好”,“你们先插管我马上回来”。于是,我撒腿从CT室跑回病房,一线医生已经将气管插管插好,病人心率掉到30次/分,按压,推药,还好,很快心率恢复了,幸亏发现、抢救的及时,否则这个病人恐怕拉不回来了。这时,我们西区护士已经将法国老人安顿好,我赶忙跑去给他上了无创呼吸机,病人的氧饱和度很快就上到99%,舒了口气,正准备转身接着吃饭,就听见护士喊我,走过去一看,一个开颅术后的患者,心跳呼吸骤停,一边指挥护士抢救,一边气管插管,很不幸,这个患者心跳始终恢复不了,1小时后,宣布了死亡。忙完了这一摊儿,脑子里又浮现出那个让我纠结的问题,这个老外到底要不要溶栓,从指征上讲他有溶栓指征,但他年龄偏大,又没有家属,由于他只会法语,所以也没有办法沟通,怎么办呢,拿不定主意,请示主任吧,于是拨通了尹主任的电话。时钟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午夜12点了,ICU病房里仍然是一派繁忙景象,各项工作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接到急会诊电话的我踏着夜色又走出大楼,外面下雨了,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,我不由自主的深深吸了口气,好舒服呀,雨夜中医院的花园格外美丽,路灯下雨丝无声地飞舞着,好宁静的夜啊,真想在这宁静中停留,可是,前面还有奄奄一息的病人在等着我,调整了一下心情,我快步朝前走去。

盘点了一下我昨日的“战况”:会诊了6个病人,收了5名,做了6个深静脉穿刺,气管插管3人,心肺复苏了2人。当时钟指向凌晨4点时,我终于躺到了值班室的床上,这是才感觉到我的腿酸困无比,怎么放都好像不是我的腿了。而和我一起奋战的住院医生还在继续完善病历,写交班,处理一些文字记录,今晚又将是一个不眠夜了。

这只是我们科很普通的一天。要说辛苦,其实科里的护士、一线医生更辛苦!但是大家从没有因为苦、累抱怨过,都保持着高度的工作热情。我也经常在思索这个问题,是为了钱吗?是为了利吗?有什么能让我们放弃休息、放弃睡眠、放弃与家人共享天伦之乐?渐渐地我明白了,是为了我们肩头的这份责任,我们既然接诊了这名患者,我们最大的愿望就是让病人活下来,于是就会千方百计,做各种努力。在ICU,“生命相托,永不放弃”的科训早已深深地烙在了我们的心上。


陕西省人民医院微官网二维码

您是第 个访问网站的!

 copyright?2007 www.spph-sx.com All Rights Reserved 陕西省人民医院版权所有

地 址:西安市友谊西路256号 | 邮 编:710068 电 话:029-85251331

传 真: 029-85236987  |  E-mail:spphyzxx@163.com  | 备案/许可证号:陕ICP备05003741号-1